国际观察:“疫苗民族主义”损害全球合作抗疫正规配资

在携手世界各国同心抗疫的过程中,正规配资中国国家带领人多次强调“病毒没有国界,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答理中国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物,为实现疫苗在成长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承担性作出中国贡献。

然而,就在中国向多个成长中国家援助疫苗,推进公平分配时,部门西方国家政客和媒体不绝刻意炒作,诬称中国是在搞“疫苗外交”,质疑中国操作疫苗出口和援助扩大地缘政治影响。事实上,当前全球疫苗公平分配呈现问题,根源在于部门发达国家人为制造“免疫鸿沟”,推行“疫苗民族主义”。

一些高收入国家与医药厂商签署协议,担保在为其他国家提供疫苗之前首先供应本国民众。但是这些高收入国家订购的疫苗数量远超本国人口数,造成疫苗囤积、过剩,而低收入国家则“一剂难求”,陷入无法获得疫苗的困境。

当前,英美等国在国际市场过量采购疫苗。2月19日,致力于解决贫困和可预防疾病的国际非营利组织ONE Campaign发布的陈诉显示,美国、欧盟国家、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当时已经获得30多亿剂新冠疫苗,比这些国家所有人打针两剂疫苗所需的20.6亿多出10多亿剂。其中,加拿大的疫苗购买量是其人口数量的5倍。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暗示,144个经济体接种了3.35亿剂次新冠疫苗,其中76%在10个国家内。疫苗公平,是当前全世界面临的一场道德考验。

与此同时,高收入国家间也在内斗。由于阿斯利康和辉瑞两大公司为担保英美两国的疫苗供给,延迟向欧盟国家交付疫苗,导致欧盟整体疫苗接种打算受影响。当前,欧盟国家疫苗接种比例远远低于英美等国。据世界卫生组织截至3月3日的数据,欧盟4.47亿人口中只有5.5%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在应对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中,“疫苗民族主义”是损人倒霉己、短视之举,袒露了西方一些政客的零和思维和狭隘视角。

直到所有人都安详之前,没有人能真正安详。无论发达国家在收支境管控上采纳多么严格的办法,欠发达国家的疫情如果失控,终将外溢“倒灌”。国际商会的一项研究表白,如果发达国家只管对本国人口进行全面接种而忽视欠发达国家,那么这些发达国家可能会面临高达4.5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中国对外出口及援助疫苗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深刻展现命运与共的人道主义情怀。“只要还有一个国家存在疫情,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努力就不该停止;只要还有一个人流行症毒,我们就都有责任及时伸出援手。”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外长记者会一开始就展示了中国与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决心和态度。

在新冠疫情这一全球性、普遍性威胁面前,种种以邻为壑的个体本位主义、狭隘民族主义的行径,终将害人害己。世界各国唯有摒弃“疫苗民族主义”,以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彼此增援,方能渡过劫难,迎来新生。

(责编:张信凤、刘慧)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jzsysb.com